TD锐评 | 同程旅行「任我飞」为什么飞不起来?

环球旅讯 2020-08-03 18:53

同程旅行「本身不生产机票,只是机票的搬运工」。

【环球旅讯】「随心飞」已经是航旅业现象级的产品,不过最近同程旅行推出的「任我飞」却在「起飞」之前就「熄火」了。

根据同程旅行8月1日发布的公告,原定于当天早上10点开始支付订金预约抢购的「任我飞」,「由于遭遇了难以解决的技术型问题,为了防止对用户体验造成伤害,经过慎重考虑和艰难的选择,我们不得不中止产品和相关活动。」

而根据7月30日同程旅行的预告,「任我飞」是针对2020年底前出行日期为周六、周日1000元以内的经济舱机票,不限航司,不限次数,任性飞的套餐价格为1999元,有效期内未使用可以全额退款,使用该套餐还可享受同程旅行+航司双份里程积分。

同时,「任我飞」采用预约抢购的方式,限量发售,8月1日10:00-8月7日24:00登录同程旅行APP,支付订金获得抢购资格,8月8日10:00参与抢购,没有抢到的用户待抢购活动结束48小时后可申请退订金。

在这个被普通消费者和羊毛党们视作「力度超大」的「随心飞」产品下架之后,同程旅行回应界面新闻表示:「活动是否改期上线还有待确认。」

自东航在「618」推出「随心飞」一炮而红之后,每每航司和OTA们推出相应产品,消费者乐见其成、乐此不疲。但这次「任我飞」的突然哑火,业界不免议论:OTA做「随心飞」产品,触动的哪些相关方的利益?是不是一个伪问题?

@90后小航 

「任我飞」下架,暴露的不是「技术太次」的问题,而是「产品漏洞」的问题。

首先,「任我飞」规定,兑换的机票不得退票。然而,这里有一个巨大的BUG。

南航早在2018年就在其APP、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直销渠道推出了全渠道机票自助退票和改期服务。也就是说,无论你在哪里购买的机票,都可以到南航那边自助办理退票和改期。「任我飞」虽然规定了不得退改,但旅客兑换机票后,完全可以绕过同程去找航司办理退票。

如果同程旅行对此不加以限制,那旅客利用这个BUG,不停地兑换机票再办理退票,从中可以赚取一大笔退票费收入。如果出现这一现象,对于同程旅行来说将是一场无法挽回的“血亏”。同程在发布的产品规则中,始终未提及这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内部决策疏漏所致。如果确实如此,那着实不应该。

其次,价格漏洞。「任我飞」规定仅可兑换1000元以下的机票,那么对于兑换的热门航线,航司之间完全可以形成价格联盟,将给同程旅行的航线价格统一设置为999元,坐等消费者来兑换。对于航空公司来说,这完全是躺赚,对于同程旅行来说则是血亏,因为每一张999元机票的成本,都由同程旅行承担。

再次,航司施压。「任我飞」产品的力度,足以碾压国内所有航司已推出的随心飞产品。一方面,对于消费者来说,买了「任我飞」就不用再买市场上其他任何产品了,一个足矣。所谓“树大招风”,这必然会引起部分航司的不满,作为机票资源方,航司可以要求同程旅行下线产品。此外,「任我飞」规定,兑换的机票正常享受航空公司的里程累积,这无疑会造就一批刷飞行里程的羊毛党,他们拿着里程再去找航司兑换免票,对航司正常的会员体系运营造成影响。

@前OTA从业者张功长

前面90后小航已经分析了「任我飞」产品存在的不少问题。在各大航司纷纷推出类似产品之后,这个产品可能是为了迎合市场需求和热点,上线仓促了。

同程旅行与其跟风航司「随心飞」或者飞猪的「任性飞」,还不如利用他原有的、自身优势产品的积累做更多创新。比如同程是景区门票起家,在文旅目的地方面,是不是可以做「机+X」相关的产品?过去同程利用机场贵宾厅的资源,做了机票+贵宾厅的「贵服」产品,就挺好的。或者利用兄弟公司红土航空的资源推升舱服务,似乎也是可行的。作为同程旅行白金卡的会员,用过同程旅行很多优质服务,觉得他们真的没有必要跟风搞噱头,更不要跟航司打擂台。

再看看东航的「随心飞」,在产品推出一个半月后又推出了相应的贵宾厅的产品,让「随心飞」的用户能够享受东航15个城市近26个贵宾厅的服务,对于拉动贵宾厅的消费明显有帮助。之前还联合了东航旗下的酒店推出相应的酒店产品,作为航司这么一个大甲方来说,能把生态圈里的产品,通过「随心飞」机票引爆,再将流量分流到相应的非航产品或附加服务上,东航是一步一步搭好了生态圈的积木。

@航旅咨询师李瀚明

同程旅行等类旅行社组织推出「随心飞」的最大困难在于,「本身不生产机票,只是机票的搬运工」,无法像航司、酒店一样通过控制售票舱位来调整供给。

为了保证「随心飞」旅客的正常出行,航司、旅行社需要牺牲一部分现金座位。对航司而言,这部分的成本很低——飞一趟的成本大体固定,用户多买一张票的变动成本,可能只有一顿飞机餐而已。但是,旅行社则需要提前向航空公司预订一部分座位,付出实打实的现金成本。这和「团队票」类似——旅行社需要承担「团队人数不够」或者「团队人数过多」的风险。

这使得他们应对需求波动的能力比航空公司脆弱。飞猪在这件事上非常谨慎,并没有推出昂贵的「通票」,而是推出了单次使用的「代金券」类。单次使用的代金券,相比多次使用的通票而言,风险可控性明显更高了。

@民航从业者关心

「任我飞」就是想赶个热闹,没有弄好,演砸了。就像马路歌手,看着别人唱得挺好,自己支个摊子,结果跑调了。作为围观群众对此应该宽容一些,今年受疫情影响,行业的每一家都不容易。

真心希望媒体多多鼓励航司们积极探索「随心飞」。这样航司都在赔本赚吆喝的产品,只能在今年这个环境下有,因为运力是2020年,乘客量是2015年,需求倒退5年,运力有富余,航司可以像酒店一样尝试free sale,等商旅和休闲度假基本恢复,国际航线常态了(配备核酸检测),这个产品存在的基础土壤也就随之消失了。

航司想通过「随心飞」,增加直销粘性,也就是获客。这系列产品是否能有所留存,取决于航司能否获客后对用户精准画像,然后销售个性化的「随心飞」产品,也就是千人千面的定制化销售,给两地通勤、探亲的人士准备「两城飞」,给商务人士或者商旅公司准备商旅城市「通达飞」等。

OTA做「随心飞」算是个伪命题。航司做「随心飞」是为了获客、为了直销,作为大OTA平台流量原本就比航司大,技术力量也远超航司,所以不为获客,OTA能把自己已有的客户信息用好,就善莫大焉了。如果OTA为了赶时髦、赚眼球,但又不想真心付出,拉着航司给自己背锅,那就是伪命题,航司又不傻,或者不会一直傻。

@OTA从业者庄一笑

由东航等航司率先发起的机票预售活动旨在抢占有限的国内客流量,OTA随后跟进类似活动,从而与航司产生了利益冲突。同程旅行计划于上周末上线的「任我飞」活动,提出了不限航司、不限次数的1999元套餐,票价1000元以内均可使用,覆盖面相当大,尤其是与东航的「周末随心飞」、南航的「快乐飞」相比力度更大,直接触动了航司的利益,遭到抵制是必然的。航司与OTA的博弈正在向一个新的均衡迈进,在这场博弈中,有意实现“航空+旅游”多元发展的航司,未来将在机票流量上与OTA产生更多摩擦。


TD锐评作为环球旅讯为行业观察家打造的全新栏目,将精选每周重要事件,以“事件+短评”的形式呈现最生猛、最有料的观点。

本期TD锐评,您认同哪位专业人士的看法?您又有哪些观点不吐不快?您可以在评论区中畅所欲言。如果您对某事件有独特的看法,或者想成为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的一员,也可以发送个人介绍+最新个人专业评论稿件到yumi@traveldaily.cn ,我们期待您的来信。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游客

同程做这个产品只能证明作为OTA的他还有太多需要学习的航空运输专业知识,同时他也太缺乏对民航业态的审时度势。一个字总结:嫩

2020-08-04
2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