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圈人事震动:19位高管集中“出走”?

空间秘探 许柚 2021-08-12 09:53

未来文旅圈或迎来新变革。

近段时间,文旅圈人事变动频频,仅一个月内,就有5位高管离职,其中不乏总裁、董事长。而放眼今年过去的7个多月,“高管出走”几乎成为旅企的一种常态。

01

13家文旅企业

20次高管变动

2020年以来,整个文旅行业便随着疫情的反复,起伏不定,与之相对的,是文旅企业内部愈发频繁的人事变动。

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1-8月,就已有20次旅企人事变动,涉及19位高管。其中,华天酒店的任晓波的职位,从常务副总经理调整至总裁不到4个月后,递交了辞职信。

从表格中,我们不难发现以下4个关键点。

一是涉及多家上市旅企。表格中,共有13家旅企在上半年进行了高管变动,其中11家为上市旅企,包括众信旅游、金陵饭店、中青旅、云南旅游、华侨城等。

二是不少旅企不止一次变动。今年以来,旅企的人事变动常常在一家大公司中接连出现。如众信旅游、中青旅、华侨城都陆续经历了两次高管变更,华天酒店则变更了3次;锦江体系下,占了上半年的5次人事变动——锦江旅游副董事长包磊辞职,锦江酒店3月一位独立董事离职,5月董事长与两位副董事长同日离职。

三是变更的多为公司董事。变动的高管中,有11位公司董事,其中还包括了3个董事长。董事长一般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或公司创始人,这一职位的变更,对于公司而言,乃是重大事件。不过,随着管理层年龄增加,以及高级人才之间工作优化,董事长的离职也正日益成为正常现象。如锦江国际集团董事长俞敏亮是正常退休,锦江酒店董事长俞妙根及副董事长侣海岩则因年龄原因申请辞去相关职务。

四是自发辞职占多数。从已披露的信息来看,高管离职的原因多样,包括工作岗位调动、退休等,但更多的还是自发提出的辞职,占了统计中的12个。

02

"出走"的高管,

曾经的光辉岁月

无论这些高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离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曾是旅游业及企业发展的重要见证者与推动者。

其中最绕不开的,是因年龄原因而辞去相关职务的两位锦江酒店高管,作为中国第一批酒店人,可以说影响了不仅仅影响了国内酒店业发展,更改写了国际酒店业格局。

公开资料显示,原锦江酒店董事长俞敏亮曾任上海扬子江大酒店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新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总经理,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首席执行官,在锦江的在任时间长达18年,几乎陪伴了锦江的成长。即使是疫情冲击,俞敏亮也领导着锦江迅速成立抗疫领导小组,带领锦江走出难关。

俞敏亮在任期间,锦江在国内外完成了数起大规模并购,参与了锦江国际联合重组发展的整个过程。其中包括了对于法国卢浮酒店集团、丽笙酒店集团、铂涛酒店集团、维也纳酒店的密集收购,实现了从经济型到高端的全线酒店品牌覆盖。

自此,锦江进入了规模增长与品牌打造的快速路,从一家区域性公司发展为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与影响力的全球性公司,跻身全球酒店业第二位,成为“民族品牌”的代表,更引领着国内酒店业的发展方向。

因此,有业内人士评价“俞老董事长是真正成就锦江的人,大胆并购太对了,没有并购就没有市场化,没有规模化,没有参与竞争的底牌。而并购后保留基因,也是无比明智的。”

把时间拨回2003年,锦江集团、新亚集团合并为一个全新的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标志着国内最大的酒店业“航母”下水。担任董事长的俞敏亮成为了这艘航母的掌舵人,而今年与俞敏亮一同请辞的副董事长侣海岩,则是当年合同重组时的七位高层之一。

相比起“海岩”的作家身份,侣海岩锦江酒店高管的身份显得更为低调。除了主管锦江北方公司外,前段时间惊艳上海天际线的上海中心J酒店,也是由他带领国内外著名设计师和艺术家,花了10年时间匠心打磨而出的。侣海岩称,无论从硬件上、风格上、设计上到服务上,希望都能够匹配未来的上海。

2015年11月加入华住的前CFO赵汝泉,则与华住度过了中端酒店市场火热、港股上市等重要时刻。因此,华住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季琦称,“(赵汝泉)在过去五年中为华住的业务成功做出了巨大贡献。”

5年间,他少有的一次站到台前,便是针对华住港股上市前被沽空一事回应媒体,沽空者的这轮攻击已经化解,“卖空者亏了点钱”。

曲江文旅前董事长杨进任职不到3年时间里,对旗下资产进行了一系列梳理,包括将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景区管理有限公司从三级公司调整为二级公司,将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墙遗址公园和秦二世陵遗址公园并入曲江文旅,升级改造演艺项目《梦回大唐》等。

在此期间,曲江文旅下的大唐芙蓉园景区、楼观四景区等,成为网红城市西安的“流量池”,今年五一期间,曲江也凭借这些高品质景区,摘得五一小长假旅游“人气之王”。

正是由于这些高管的努力,才使得旅企们得以步步前进。但当企业发展到新的阶段,则需要更匹配当下环境的新力量。高管与企业,是互相成就,在高管变动背后,常常暗示着企业的暗潮涌动。

03

困境-转型-突破,

逼迫人事波动

中泰证券分析师笃慧曾表示,与上市公司高管“换血”相伴随的是上市公司现金流不佳,财务杠杆的上升加速了上市公司重大人员的变动。高管变更的背后,公司往往面临业绩回落的压力。

如2020年12月底与2021年3月,亚朵两大联合创始人以及其他核心高管的离职,被外界解读为运营管理能力犯难、管理方式和能力让加盟商不满。

事实上,遇到高管大批出走的旅企,未必经营不善,但一定正处于关键的变化之中。回溯这些旅企近一年来的发展,得以印证。

困境

在投资人论坛上,凯撒旅游、众信旅游的高管接连离职,尤其是凯撒旅业副总裁魏灵的离职,被视作“两家公司重组确实在按计划推进,且比想象中更快”的一个信号。

2020年疫情以来,以出境游为主营业务的众信旅游、凯撒旅业深陷困境。近两年财报数据显示,两者皆从2019年的盈利变为2020年的亏损上亿,直到今年上半年,亏损规模仍在扩大。

合并成为了两家旅企出境游市场停滞下“报团取暖”以求生存的重要方式。公开信息指出,凯撒旅业拟以发行 A 股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凯撒旅业为吸收合并方,众信旅游为被吸收合并方。吸收合并后,众信旅游将终止上市并注销法人资格——频频出走的高管,或许正是合并进行中的一种必然。

转型

近两年,“转型”是旅企的重要关键词,无论酒店业还是旅游业,都亟需转型还应对时代的快速变化。因此,转型意味着企业需要更专业的管理者进入决策层。

1988年开业,1996年登陆主板的华天酒店,曾是西南地区的龙头品牌,在鼎盛时期,曾坐拥酒店60余家,客房数达到12000余间(套),连锁酒店遍布湖南14个市州及北京、武汉、长春等全国主要中心城市。

但伴随着酒店主业的业绩收入长期低迷不振、“酒店+旅游 +地产”模式固有的硬伤以及资本运作不理想等多重因素,华天酒店迈上了经年累月的转型之路。经历了一年多的股权划拨和人事调整,湖南国资委将华天酒店及华天集团股权无偿划拨至兴湘集团,由兴湘集团谋划华天酒店市场新定位。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华天酒店已有多名董监高管辞职。

曲江文旅,则是文旅转型的一个样本。数据显示,2017-2019年,曲江文旅净利润分别为0.62亿元、0.76亿元和0.45亿元,而大唐芙蓉园所带来的净利润分别为0.63亿元、0.70亿元和0.55亿元。仅2019年,大唐芙蓉园为上市公司带来2.27亿的营收,几乎占到了上市公司总营收的六分之一。可见,大唐芙蓉园无疑是曲江文旅的重要“现金牛”。

但到2020年,大唐芙蓉园等景区的免费开放,对公司经营带来一定影响,摆脱门票经济的转型升级,已尤为迫切。曲江文旅押宝超时空唐乐舞剧《梦回大唐》黄金版、大型水舞光影秀《大唐追梦》的演艺项目,同时餐饮、零售、酒店、文创等板块的升级打造,以寻找破局之道。原董事长杨进辞任后,曲江文旅董事会提名80后的耿琳为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或可视作旅企试图吸收更多年轻力量寻求转型的尝试。

突破

对于旅企而言,转型之后,前方并不是一片毫无波澜的坦途,而是紧跟时代,不断突破,以避免陷入困境。而此时高管、领导者的任免,更像一个接力的过程——将前任的成果继续发扬,将不足的地方竭力弥补。

成立于2002年的南京金陵饭店集团,正着力于走南京,并从单一品牌向多品牌发展,并尝试租赁经营、合作经营等多业态。不过,疫情影响让金陵饭店酒店主业遭受巨大冲击,净利润下跌41%。但是,金陵饭店在2020年,还是提出了在三年内将金陵连锁酒店发展到300家规模、完成省内及全国重点城市战略布局的目标。

金美成以“为了集中精力投入酒店板块的经营和发展”为由,在上任22个月后申请辞去总经理一职,也许正是为了实现这一集团目标而努力。

在锦江酒店方面,有专家指出,尽管锦江取得如今成就,俞敏亮功不可没,但似乎也还有一些事情,在高速发展中被忽略。如锦江在拥抱互联网、实现模式转型方面依然不够彻底、收购诸多品牌后,仍缺乏梳理等。

锦江酒店接棒俞敏亮成为董事长的张晓强,被寄予“引领锦江酒店迈入下一个高速发展的10年”的厚望。业内人士表示,作为锦江酒店创新求变过程中有互联网思维的年轻一代管理层的代表和领军人物,张晓强接棒锦江酒店董事长一职后,或将继续带领锦江酒店进行组织、品牌和产品等方面的创新整合。

可见,困境、转型、突破,是旅企发展的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转变,都是一次波动,波动则常常反映在“人”的变化上。

04

后浪上马,

未来文旅圈或迎来新变革

除了旅企的经营状况变化引起的人员更迭外,“时代”也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人事变化因素。随着“前浪”的逐渐老去,更了解时代特性的“后浪”崛起,未来的文旅圈,是否正成为后浪的时代?

根据同花顺2020年数据显示,在目前A股上市公司高管中,共有102名“90后”(职位包括董事长、监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和董事长秘书),出生年份主要集中在1990年和1991年,而1995年是A股市场最年轻高管的年龄。

将目标缩小到旅企上市公司,不难发现,这是一个,尽管这仍然是一个“前浪”掌控的世界,但“后浪”已撬开了涌入的口子。

 根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对上市旅企高管统计的数据显示,60后、70后年龄段高管占据主流,几乎占到了所有高管的80%。不过,相对年轻的80后也已站上旅企决策层的主舞台,带来了更新鲜的力量。

在诸多旅企中,仅有1位90后高管,是来自大连圣亚的独立董事师兆熙先生。值得注意的是,大连圣亚的高管群体相对更为年轻,少见地出现了一批88年、89年的年轻力量。

大多数年轻中坚力量,仍处于决策层的外围,距离成为“主导”,仍有差距。不过,从A股上市公司中102名“90后”高管的数据中也不难看出,如今早已不是凭资历熬年限的时代,而是抓住转变,实现能力者上位的新时期——后浪终将扛起大旗。

文旅圈高管变动背后,暗含着耐人寻味的行业与企业变化,如旅企的改革与自我突破,年轻一代领导者的继任等。大江毕竟东流去,数风流人物,还需看今朝。近两年,文旅圈正遭遇前所未有的疫情影响和史无前例的产业转型,后浪上马,对于文旅圈或许是一件幸事,但绝对不是件易事。他们身上可能要比前辈要担负起更艰巨的责任,他们为行业的未来带来怎样的新时代?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