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得利”前提下,乡村民宿如何持续发展?

征得政府支持,解决顶层设计,是民宿持续发展的关键。

住宿业近年来品种在不断增加,民宿作为新成员在各地的崛起,已经成为消费者度假旅游的住宿选择之一。笔者在五年前就“民宿”在行业的兴起,写过两篇文章,一篇题为“老板娘文化是否适合与风险投资对话”,第二篇题为“热浪袭来,民宿还在吗”,时隔五年,民宿至少经历过两次惨重的关停,一次是河、湖生态保护,一次为去年的疫情影响。

对于住宿业中的这一成员笔者做过一些调查,从业者有原来业内人士自主创业,租赁乡村老屋请设计师设计后自己经营管理的;有设计师、文艺爱好者投资租赁,请职业经理人日常经营的;也有乡村居民拿出宅基地集资开民宿的。无论哪种形式对于初期的主题设计和把握,一般都感到困难不大,但对于如何持续经营,做到投资有理想的回报往往比较迷惑。迷惑关键在于两点:一是随着民宿投资的热潮兴起,固定的租金和不固定的收入使盈利成为不确定性;二是经营管理专业的缺乏,没有特色和好的产品,难以满足消费者需求,在竞争中盈利并不容易。再有热情与爱好,不盈利的产品最终难以持续。

最近体验了一个经营很成功的乡村民宿度假产品,提到成功,因为有25%的盈利。

笔者在该民宿和一群朋友一起,住了四晚,主要目的是休闲和品尝乡村美食。这个民宿在宜兴张渚镇金家村,由五栋民宅改造而成,其中四栋改成22间客房,一栋成为餐饮中心。

旅客到店,在前台登记入住的同时,几位乡村大妈已经站立在旁,登记结束,大妈们帮助将行李拿进客房。客房并不奢华,但面积够大,各项设施符合标准,五栋房之间有庭院设计。这家民宿的餐饮是特色,在当地闻名,土灶篜饭、炒菜,我们一连四天除了早餐房价包餐,其他中晚餐全在该民宿食用,居然可以做到餐餐菜肴不重复,荤素菜原材料新鲜,味道极佳。每晚服务员还给每间客房送来夜宵点心,有百合汤、红豆汤、绿豆汤、南瓜汤等。这样一家规模和产品搭配的民宿,有员工42位,所以从早到晚服务到位。和多数民宿用工少、餐饮简单形成了明显的差别。

在休闲体验的过程中,笔者作了一些调查,找到了这家民宿能持续发展和盈利的模式。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不少年轻村民进镇入城工作,留下家中老人守着一栋栋闲置空房。在振兴乡村的政策感召下,在村、镇政府的支持下,采取一种“三权分置”经营模式:

村民方 / 投资方 / 经营方

村民的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不变, 14户村民出让15栋房屋,流转20多亩土地;政府在使用权上做了文章,引进投资方租赁经营,和镇政府、村委会签订15年的三方协议,每家每户根据面积大小,每年平均得到租金4-5万元, 每年春节前结算。从2018年投入运营的是第一期,共五栋房,第二期正在改造装修。

民宿中除管理者是专业酒店出身,其他38位都是周边的村民,每年人均收入5万左右,按月发放,既解决了村民的就业,因为就近还节省了很多费用,减少了员工的流失率。

民宿用的家禽、时令素菜、瓜果等都是周边村民百姓自己养殖、种植供应,平均每人每年有2-3万收入,每月结算。这些食品原材料品质好、新鲜,还去除了供应链中间环节的成本, 使得消费者感觉菜肴性价比高。

目前第一期规模的经营结果,房间均价在800元左右,出租率在80%左右,客房和餐饮收入对半开,营收在1100万左右,利润在25%。

这样“三权分置”模式,由政府出面,保证了村民、投资方和经营管理方的各自利益,盘活了闲置的房屋,解决了村民的就业和收入的增加,也保证了投资方的回报收益。“三权分置”下的三方得益,其模式保证了该民宿的持续发展。对比目前其他民宿的开发模式,这一模式给民宿业发展的启示为:征得政府支持,解决顶层设计,是民宿持续发展的关键。

袁学娅
袁学娅

上海星硕酒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首席咨询官

袁学娅女士现任上海星硕酒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咨询官。曾在多家国际著名酒店管理集团担任高管职务,兼任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拥有28年中外高级酒店管理经验。袁女士也是厦门大学、中山大学等知名大学MTA 客座教授。

已发表文章 2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