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业“生死存亡”间:入境人数跌99%,从业者伤得刀刀见骨

上观新闻 若拙 2020-06-29 16:07

陷入窘境的,不只是小微企业,还有业界的航空母舰。

被称为“B哥”的张文强过了个欲哭无泪的上半年。他在香港沙田经营一家火锅店,晚上用餐黄金时段,偌大的餐厅只有5桌客人,拢共不到15人。疫情之下人人自危,客流少了九成。“生意好的时候,我要用12个同事做晚市,现在一天只用4个人。”他最乐观的估计是,要到10月才能勉强收支平衡。

“B哥”的窘境,是香港餐饮界的真实写照,也是靠人流“吃饭”的港区交通、观光、酒店业的惨淡现状。“与其他行业相比,旅游消费业是最难的板块。”特区立法会议员姚思荣叹了口气。去年的修例风波加上今年的新冠疫情,让百万从业者伤得“刀刀见骨”。

谈及下半年情况,这位来自旅游界议员抱谨慎乐观态度,第三季度仍会很难过,期待四季度能有较好回升,“前提有两个,一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二是香港社会恢复正常”。

“人进不来了”

疫情让香港旅游消费业陷入停滞,主要是由于政府为防控疫情而颁布的两条法令。

一条是从2月8日起,由内地回港的旅客及港人需自主隔离14天。大部分游客在港停留期限都短于2周,换句话说,他们将不被允许入港。按特区旅游发展局的数据,与同期相比,上半年出入港人数跌99%,高峰时不到2000人,低谷时就百来人。如此一来,经营出入境游业务的旅行社无事可做,三分之一靠境外旅客带动的零售业也瞬间步入寒冬。

“人进不来”的影响迅速传递到酒店业。“原来1000多(港币,下同)一天的4星级酒店,现在才要两三百元。”姚思荣有点无奈,如今港人如果家中需要装修,会选择在酒店过度数日。他提供的数据显示,如果某家酒店主打旅游住宿,入住率降至原先的百分之几,而做本地生意的酒店会稍好些,但整体入住率就在10%上下。

另一条法令是3月29日起实施的“限聚令”,限制公众地区4人以上聚集。也就是说,餐厅一桌最多只能坐4个人。虽然如今政策已大为放宽,但几个月执行下来让店主很受伤。

“‘限聚令’加上客人减少,餐厅收入平均下跌70%到80%。”姚思荣估计。有些店主对他直言,如果业主再不愿减少租金,只能选择停业来减少损失。今年4月底,铜锣湾知名食肆“蛇王二”就是一例。即便如今疫情稍缓餐饮业逐步反弹,但由于境外游客没有跟上来,生意最多恢复到往年六成。

“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

旅游消费业“手停口停”,一片萧条之下会否出现失业潮?“当前政府公布的失业率是5.9%,高于过去的3%以下。我估计失业率会进一步提高。”姚思荣坦言,餐饮业与旅游业会是重灾区,这块微小企业比较多。

不过,目前他还不算太过悲观。主要原因在于,特区政府推出810亿的“保就业”计划,只要雇主承诺在接受补贴的期间不会裁员,政府就会对其雇员工资进行补贴。每名雇员每月最高补贴9000元,预计将惠及超过26万名雇主、170万名员工。作为劳动密集型的旅游消费业,雇主的人力成本可减轻不少。

据姚思荣了解,香港旅行社的倒闭情况不算严重,1700多家旅行社中有40多家倒闭。“政府有补贴,使大家勉勉强强维持,愿意继续守下去。”他介绍说,自去年6月香港发生修例风波以来,旅行社的生意就越来越难做,直至疫情暴发进入冰封状态。有些企业索性给员工放“无薪假”,即保留员工岗位但不用上班,员工当然也拿不到薪水。

“我最担心的是业界的自雇人士。”姚思荣说,由于没有企业托底,他们主要靠接团与带团来谋生,现在基本处在失业状态,有人甚至不得不改行当保安或清洁工过活。“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接连打击下,旅行社规模逐渐缩小是一个事实。”

国泰需要“向北看”

陷入窘境的,不只是小微企业,还有业界的航空母舰。本月9日,特区政府宣布拯救国泰计划,动用273亿港币投资这家航空公司——其中195亿购买优先股份,78亿是贷款。计划获得立法会批准。

基于防空疫情下的“封关”措施,自3月起,香港机场的客运量大跌超过99%,资金枯竭的国泰面临歇业之虞。“无论是考虑经济损失还是国际影响,国泰都不能倒。”姚思荣解释为何立法会支持援助国泰。国泰航空占全港客运量的57%、货运量的41%,一旦倒闭将冲击香港每年7000万人次的运输量,也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与航运枢纽的地位,进而破坏香港的国际信誉。

姚思荣注意到,特区政府的扶持资金中,一部分是贷款,一部分是发行优先股。在他看来,这样操作能有效降低风险系数,“所以,我们对救国泰的意见不是太多。”

但正如不少人士所言,即便能躲过此劫,作为香港本土航空公司,国泰还是需要尽快“向北看”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在珠三角机场密度越来越高的现状下,如不能化竞争为合作,不利于香港航空业发展。有建议称,在特区政府支持下,国泰公司应与大湾区深化合作,避免出现不必要竞争,并借此开拓新机遇,换取更多航点,推动“大湾区机场一体化”。

姚思荣建议,发挥香港面向国际的优势,拓展飞机租赁与航空融资等业务,为香港整个航空业发展创造空间。

不能出现第二次拨款

与救国泰态度不同,港人对特区政府拨款54亿救海洋公园,多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政府5月已经言明,如果资金无法按时拨出,下个月公园就要倒闭。

已有40多年历史的海洋公园,是几代港人的珍贵记忆,俨然成为一张城市名片。但进入本世纪后,由于经营不善、设备老化、定位不清,再加上与周边类似主题公园的同台竞争,公园经营早已入不敷出,今年的疫情闭园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从保育、教育、旅游业发展角度看,还是要救它的。”姚思荣说,至于这54亿拨款能否让海洋公园起死回生,还要看如何重新定位,盘活公园现有的用地和资源,“不能出现第二、第三次拨款要求,否则市民就会有意见。”

在这位旅游界议员看来,海洋公园未来定位要分为两块。一部分是其教育市民与保育动物的公益定位。作为一般性教育开支,政府应与市政交通一样,容许其有一定亏损幅度。另一部分则是商业定位。利用好公园山与海的地理优势,发展探险旅游、海滨观赏旅游等,作出公园特色吸引海内外游客。还有,就是用好公园的商业资源。“等人流多了以后,用出租收入来覆盖教育、保育开支。”

好消息是,1月关闭的海洋公园已于6月13日重新开放,前两周门票全部售罄,加上推出门票7折优惠及消费券,市民消费欲在增强。

第三季度难有起色

生死存亡之间,最难的日子过去了吗?姚思荣坦言,第三季度旅游消费业依旧难有起色,原因还在于香港内外疫情不稳定,出现输入性及本土病例,这种情况下特区政府不太会采取相对宽松的做法。“香港社会现在非常政治化,政府做得好不会说好,出了点小问题,就会被用来攻击政府。”

但是,对于各界放松关口限制的呼声,特区政府多次表示通过健康码给予便利。这涉及两个问题,一是与哪些国家与地区互认;二是核酸测试费用是否合理。澳门目前检测费用不到200澳币,但香港市民去医院或检验所测试需要1000元甚至更高。“要逐步把费用降下来,提升市民出入境意愿,旅游业才能慢慢反弹。”姚思荣说。

如果疫情在第四季度得到有效控制,再加上关口开放且检测费用降低,旅游消费业有望出现明显反弹。其中,“旅游泡泡(travel bubble)”这一概念被多次提及,即两个疫情受控地区,有限度互相开放人员旅游。比如,泰国方面已经多次提出欢迎港人前去旅游,而港澳间也有相关磋商。姚思荣判断,香港未来可能先开放粤港澳三地间旅游,之后再向内地开放。

“旅游泡泡”一旦有效运作,就会带动出游人流,进而助推交通运输业、酒店业、观光业、零售业等逐渐恢复。不过,这个过程会很漫长。

其中还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姚思荣提到了正在审议的“香港维护国安法”。修例风波对旅游业打击非常大。国安法能稳定香港局势,减少反对派利用当地复杂环境搞破坏的空间,这为商业、旅游复苏带来希望,“我感觉香港市民是欢迎的,所以希望立法要越快越好。”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游客

喜闻乐见

2020-06-29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