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兼职带货、等待转机,收入锐减的旅游业者该走哪条路?

新京报 王胜男 2020-05-19 10:39

一些旅游从业者开始通过电商“带货”、寻找兼职等方式“自救”以度过难关。

自1月27日全国所有团队游业务和机加酒(机票+酒店)服务暂停后,旅游行业已经渡过了近4个月的疫情状态。虽然目前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周边游逐渐复苏,但旅行社主要从事的跨省游、出境游仍处于观望阶段,业务量远远小于以往的规模,导游、领队、旅行顾问等旅游行业从业者们也在这期间面临着收入锐减,甚至失业待业的困境。

在此情况下,一些旅游从业者开始通过电商“带货”、寻找兼职等方式“自救”以度过难关。业内人士指出,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卖货不能只是简单地卖货,同时兼职也需要一些技能,建议“带货”的旅游人要找到营销的思路,起到辅助旅游主业的作用,同时在疫情期间提高自己的技能水平,为旅游全面复苏做好准备。

旅游从业者晨琛则告诉新京报记者,只希望旅游行业早日恢复正常,大家可以自由地到远方旅行。

收入锐减,旅游业面临人才流失

如果按照往年的正常情况,从事旅游社群运营的晨琛上半年应该已经去了不少国外目的地旅行,但受疫情影响,她至今还没有出过远门,甚至社群运营推荐的内容也从以往一些旅游产品,变成了分享小众目的地的美景和好物。

晨琛的收入也从每月万元左右降至2200元的基本工资,生活压力大增。不过晨琛也表示理解,“行业受疫情冲击很大,我们的业务量变得很小,公司没有裁员,为了保障员工的基本生活也在尽力帮助我们,工资发得少我是可以理解的。”

像晨琛这样在过去几个月生计受到影响的旅游从业者还有不少。据行业人士透露,受疫情影响,经营困难的旅游企业基本都处于全员降低薪酬、发放最低工资标准、或轮岗轮休的状态,甚至部分导游、领队因为长期存在“挂靠”关系,没有业务的状态下基本0收入。但即使发放最低工资,100人左右的团队每月也要支出30万-40万,对于基本没有收入的旅游企业来说,压力不小。

尚游汇文旅董事长钟晖则指出,在行业遇到困难的时候,最担心的还有人才流失的问题。因为文旅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人才。对于房贷、车贷等压力比较大的从业者来说,最低工资标准有时候会难以维持生活,这部分人就可能会选择改行,去从事比如目前比较火的在线教育等,造成行业的人才流失。

行业发起兼职平台,帮助从业者增加收入

全球疫情前景未明,在疫情影响完全消退之前,旅游企业和从业者为了增加收入、保障生活质量,也积极采取了一系列“自救”措施,为行业的稳定和发展蓄力。

最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晨琛开始做一些兼职来增加收入,并且所在公司也支持员工在行业恢复前通过其他工作增加收入。晨琛通过近期旅游行业内发起的“任务叮咚”平台,找到了一些剪辑短视频等时间灵活性比较高的兼职工作,工资日结。在比较好的情况下,每个月能够增加6000-7000元的收入,基本能够平衡自己的生活支出。

定制旅行行业头部品牌的合伙人雷涛是“任务叮咚”平台的发起人之一,据雷涛介绍,任务叮咚是在疫情之下催生的一个新平台,平台以兼职和零工形式发布各类工作任务,疫情之下受影响的待岗或失业人群可以在任务叮咚平台找到与能力匹配的短期或长期的工作任务,并且平台不收取企业任何费用。

从平台的工作内容来看,有市场运营策略顾问、服饰品牌视频模特、民宿运营管家、游戏背景故事专员、嘉宾对接经理、短视频平台内容规划等多种类型。雷涛认为,不少旅游从业者自带大量客源,有比较强的沟通协调能力、服务能力和策划经验,其实很适合目前一些企业线下转线上、处理疫情纠纷等工作,并且用人企业在为员工增加收入的同时,也可以不用负担全职雇佣所必须的诸多附加成本,可以减少企业开支,实现“双赢”。

钟晖认为,设立“任务叮咚”这样的平台,的确是在为行业出一份力,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要加强工作任务准确度、劳务关系等方面的细节。

钟晖认为,这种“共享员工”的模式,其实算是一个行业趋势。“共享导游”很普遍,不管是定制师还是导游,在未来都可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服务于多个平台,并且能够满足旅客个性化的需求,所以围绕“共享员工”,现有的旅游从业人员应该多提高个人技能和专业水平,提升在线营销能力。

企业为员工牵线,转型社交电商“带货”

疫情之下,转型社交电商,依靠以往积累的客源进行“带货”是当下更为多见的旅游从业者的“自救”之路,而在“带货”品类上,更是已经跨出了旅游的边界。

4月16日,定制旅游企业6人游旅行网发布了护肤品牌“雪愈”及该品牌面膜,并上架电商平台。除了面膜,6人游还与旅行箱、遮阳伞等多品类的产品企业进行合作“带货”。在旅游业受到较大影响的时期,6人游CEO贾建强表示,跨界是危机中的转机,而且也能给员工带来非常实际的收入。目前在6人游严选频道,员工会分销一些和旅游相关度较高的产品,然后把大部分利润返给员工,通过电商转化增加员工收入,而最近启动的护肤品牌也是把大部分的利润都返给了销售的员工。

对于返佣的比例,贾建强介绍,公司和各品牌谈到了更高的返佣比例,比如,品牌之前的返佣比例是15%,而6人游的员工能拿到25%,这也是企业主导的卖货和个人卖货相比的优势之一。“带货”的效果上,贾建强称,根据5月第一周的销售数据,表现比较好的员工一周佣金大概2000元钱,一个月能达到5000元左右的辅助收入,基本生活就能得到保障。而对于卖货,贾建强直言,其实着眼点不是在商品,而是客户,“我们做品牌化或私域流量运营,手里有大批的用户,比如我们的用户有70%是女性,要给用户找到匹配的高频次消费产品,跟旅游这种低频消费的产品互补,这是我们布局多元化的原因。在获客成本高的当下,需要让用户带来更多收益。”

旅游业还未完全复苏的阶段,旅游从业者“卖货”的同时也引来了一些质疑,有业内人士指出,不少人的卖货的手段和内容千篇一律,卖的产品和旅游相关性不大,转型社交电商基本等同于在朋友圈发产品链接,缺乏运营和营销的思路。钟晖指出,卖货并不是简单地卖货,而是要和个人、企业的未来发展结合起来,对主要业务有帮助,比如健康食品可以和健康、医疗旅游方面相结合。另外,也希望旅游人能够多“长”点技能,在行业受到冲击时,积蓄力量,才能在未来旅游重新启动的时候抓住机会。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