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安:旅游精细化是一种新的投资逻辑

做旅游投资项目要契合人性,还要有上进心,这是根本。精细化的发展是下一步发展方向,一个好项目只要做到精细,必有它的竞争力。

文|魏小安

因为是讲旅游投资,这两年看旅游投资真是看不懂,我接触的旅游投资太多了,最多的一天和六个投资商谈,一个一个谈,我谈不是谈合作,我和他们没有合作,基本上就是提出的问题解答,就是咨询性的工作。

所以看来看去,我在想一个问题,宏观性的问题不想谈了,宏观性的问题我批评很多,我从来不认为旅游投资越热越好、量越大越好,项目投资越多越好,我从来不这样认为。

今天很多东西让我困惑,我在想一个问题——旅游投资的逻辑,任何事情都得讲求逻辑,我见到的各种项目都要看看它的逻辑所在。

“看不懂”的旅游投资逻辑

第一类是政府逻辑。

政府逻辑第一是追求整体目标,第二要了解官员的任期,我到了一些地方见到市长我会问市长来了几年了?来一年的我们可以谈三年的事,绝不和官员谈五年的事,对于地方官员来说有急功近利的思想,我们总说商人是短期行为,我认为短期行为最厉害的是政府官员,第一他们有什么资源,第二是可以给多少地,在一种急功近利的追求政绩这样的政府逻辑之下,那就是资源逻辑,这是普遍可以看到的。

第二类行业管理逻辑。

旅游局什么权力都没有,手里的资源也很有限,我们就有一条忽悠,旅游局的逻辑把事情说的越大越好、越热闹越好,在市场上起着比较大的引导作用。

第三类逻辑是商业逻辑。

就是投资者的逻辑。投资者的逻辑第一瞄准市场,第二追求回报,所以投资者是资本+市场。现在资本的逻辑越来越弱了,人才的逻辑越来越突出。比如中景信,产业基金胡总和我聊过无数次,最后总是一句话有没有合适的人,没有合适的人这个项目再好也不能干,有合适的人这个项目差一些都可以干,这是聪明的投资商。这是市场上最经常见到的三种逻辑。

第四种逻辑是互联网逻辑。

就是旅游电子商务、携程、e龙等等,不断地烧钱,现在烧钱的事仍然在发生,比如如家,一轮一轮到第五轮钱仍然在烧,互联网就是个创新的逻辑,但是追求的是市场占有率,这个逻辑是很清楚的,互联网的逻辑在各行各业都有所表现。

第五类是金融逻辑。

兼并重组,你干什么并不重要,看的是项目,项目有前景价格低我就收、收完了我就卖,这种金融逻辑一定意义上把市场秩序搞乱了。

在他们眼中,旅游算什么事、项目算什么项目,要收一个就不行要收就是一把,确实有这样的状况。比如做经济型酒店,他们投的是概念,我投三百家经济型酒店,两百挣钱一百家死,总的投资回报率是有的,投概率形成了强势的行为。我去年写一过篇文章“旅游不需要野蛮人”,我也是实在的话,我们辛辛苦苦干,还在旅游中讲美,结果弄了一堆野蛮人进入瞎搅合,当然现在野蛮人在其中起的作用还是比较大的。

第六种叫情怀逻辑。

是追究文化、追求价值的,很多民宿,我们需要老板娘的文化,实际上是一些小资、小鲜肉、小美女他们自己的杰作,他们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很多民宿挣钱吗,他们说能活就可以,目前民宿状况下想挣钱并不容易,想挣大钱门都没有。这种情怀逻辑的产生是乡土情怀,是行业进步的表现,从投资的角度这并不是普遍性的逻辑。

还有一种是整合逻辑。

现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行为、不同的类型、不同的追求,所以没有某一个项目就是单一的一种逻辑,比如华侨城逻辑,华侨城去年重拳出击,西部战区、北方战区(军事语言嘛),云南投资两千亿,我问他们两千亿干什么,西安2380亿,我专门去了一趟西安,前一天看了三个大的项目,第一个项目沣东度假区、第二个项目秦岭植物园、第三个项目一条河的整治120亿,我听了很扎耳朵,120亿投资都不好意思,这是属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行为、不同的追求,现在也越来越多,一说央企,现在地方政府和央企的对接,只要是央企就可以接受,央企有实力,第二央企没风险,这个项目砸了它也是央企,现在大把的央企都在进军旅游,前两天我去了南宁,说要投资一百亿要建小镇,地方政府这么忽悠怎么行啊,五百亿,一个新区三个小镇,那两位县委书记和县长雄心勃勃很想干大事,我说来吧,我起个名字是横州新区,一共需要五百亿的投资,央企不就是好这样吗,北有雄安新区南有横州新区,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这个专家太能忽悠了!因为是朋友的事,一再说帮我好好美言几句,我说你们不了解地方官你们所需要的美言我不会说,我的这套话一定把他们打动。客观的说真需要吗?我这只是帮朋友的忙。

总体来说,现在旅游投资市场的逻辑势必涉及到行为的主体,不同的行为主体有不同的投资逻辑,不同的投资逻辑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最终还有看不懂的逻辑,有的项目本身是看不懂,而且后来差别很大,我去年到贵州看了一下项目,四月份的时候说起这个项目,200亿投资,民营企业200亿投资无非是跟地方政府要地、忽悠银行要钱,结果去年一去完全不同,这个老板硬碰硬的自己往里砸钱,14个月的时候四百万平方米就建起来了,我就问这个老板,这个项目有没有风险?他说任何风险都没有,那是信心满满,我问谁给规划设计的,他说根本不需要规划,都是我自己弄的,我说你说说你的商业模式,他说一天十万流量,一年七百亿的收入,二百亿投资算什么?我问他你知道一天十万人什么概念?首都机场一天十万人流量,就你这个地方能行吗?他说这个项目省市上都有支持,我说省市再支持能配套一个首都机场吗?不可能呀。

就在上个礼拜又到浙江湖州去看了个项目“龙之梦”,同样是一个民营企业老板,同样二百亿投资,大工地大建筑,这两个老板如出一辙,两个项目建酒店两万八千间客房,建剧场45个剧场,七万个座位,还建了会展中心80万平米。不找银行借钱,就用我的钱硬碰硬的往下砸,我跟两位市长说老板们能对自己的钱不负责任吗,他们有他们的逻辑,这两个人说话都一样,他们说没风险,等着看吧,一定可以超过迪士尼。

这种项目实际上反应了这个时代,严格的说旅游投资泡沫化越来越厉害,在一个泡沫化的时代泡沫化项目的开始,这个项目称之为“大钱逻辑”。

还有一类项目是“洗钱逻辑”。

有的是属于在金融市场上倒来倒去,不干净的钱就干净了,甚至有一类是属于黑社会的钱,通过旅游投资项目把它洗白了,我将来卖出来虽然有损失,但是钱毕竟洗白了,这种项目当然比较少。

这两年很多事情有些越来越看不懂了,比如王健林,一方面忽悠地方政府要土地,一方面忽悠银行要资金,最后做到他破产利益方政府都不让他破产、银行也不能让他破产,这是高手。我们得服,他的逻辑,海航的投资逻辑是十个锅五个盖,扣来扣去反正扣的过来就可以了,现在有点不好扣了,这种自己觉得资本运营玩的很高兴,当然逻辑是很清楚的,我纳闷的是,砸钱、洗钱的逻辑我看不懂,比如情怀性的逻辑,但是如果真是讲情怀,要用投资的角度来评价,我做公益的事、做商业、商业有商业的逻辑、公益有公益的逻辑,两个混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有的时候把高尚的事弄的很龌龊,这是没有必要的。

总体而言,现在很多地方叫做官员好大喜功、商人贪大求全,政府推波助澜,专家随波逐流,学者也有学者的逻辑、文人也有文人的项目,我当个大学教授没有几个这样的项目挣钱怎么养活糊口?没有课题性的东西怎么混?这都是没办法,但是不要把逻辑混在一起说,很多事情就说乱了,我们要忽悠地方和忽悠投资商,反正把你们没想到的话说一遍,把曾经比较低的拔高一下,这个也挺好,总体来说,是人性的逻辑,我们做旅游投资项目要契合人性,还要有上进心,这是个根本。

精细化是一种新的投资逻辑

我看过一些项目,我就很反感,我印象最深有一年在广东番禺有一个游乐园养蛇的,看着很恐怖,看着不舒服,无数的蛇,三个小姑娘穿着比基尼在蛇窝里,我说没有人说好呀,这是违背人性,这种违背人性的构想和操作不少,如果一个项目谁去了都吐槽,这个项目是不可能持续的,好的项目永远是契合人性的,比如一些项目给你的感觉是阳光、明媚、向上、温暖、舒服,到了迪士尼的感觉永远是这样的,这是主流问题,其中一个核心就是契合人性,他们也让人不觉得恐怖,现在很多从规划和策划角度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定是谋划到前所未有,这样未必可以做得好,说到底就是契合人心的问题。

旅游精细化严格来说不是投资策划规划的问题而是操作的问题,中央也提提高质量的生活,国家旅游局今年提了优质旅游,质量是需要平稳,优质旅游意味着高成本,高成本的市场可以被接受。

精细化的发展是个趋势,相信一个好的项目只要做到精细,它必有它的竞争力。

全国要讲精细,从省来说是江苏、浙江、上海,这是最精细的,做得非常好,比如无锡的拈花湾,要求员工种菜,禅意小镇,没有青苔上哪找禅意?他们请了日本三个工匠,136种扎制方法教会中国的农民扎竹篱笆,这就是精细的。这样的精细项目全国有多少?如果达不到精细,这是我们的短板。从旅游投资来说规模不缺、项目不缺、题目不缺,基本上全世界能想到的题目中国人都做了,那么我们缺什么?缺的就是精细。

我到中景信开发的山上去,我一看黎总每个工人都认识,我问他怎么这么熟,他说哪个工人干活到什么程度我都是知道的,当年白石山修石头台阶,一开始县里施工队告状说,这么简单的活,非要从南方调配施工队过来,不给我们,结果当地的工人做的就是不行,北方的工匠和南方的工匠怎么比,古北水镇,北京的施工队干不了这个活,也是用浙江的施工队。

真正的差距在精细二字,不管什么项目,如果这两个字做到位我们品质可以大大的提高,如果投资项目精细二字做到位,这个项目至少成功50%,剩下50%取决于资源和策划,但是精细这两个字对一个项目比重越来越大,这也是下一步发展的方向,这也是一种新的投资逻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