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旅免税版图再扩,暴利的免税业务是否撑得住高额的机场提点率?

中免为中国国旅贡献了近一半的营收和绝大部分的利润,但相对于旅游服务业堪称暴利的免税业务,却面临着机场运营更高额的提点率。

随着首都机场2号、3号航站楼免税场地交付时间临近,中国国旅的免税业务在2018年拉开新的序幕,并对上海机场免税业务“跃跃欲试”。

目前,中国国旅正在规模和体量上迅速扩张,寻求以规模效益提高与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和毛利率。但在免税业务规模的扩张过程中,中国国旅想要在海外形成强有力的竞争优势,仍然需要在商品价格、品质和消费场景便利程度等方面进一步提升。

接手首都机场免税业务,未来瞄准上海机场

2月11日,首都机场商贸公司分别与中国国旅全资子公司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免集团”)以及中免集团控股的日上免税行(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上中国”)为期八年的合作将正式拉开序幕,中免集团和日上中国将正式运营首都机场T2和T3的免税业务。

去年6月30日,备受瞩目的首都机场国际区T2、T3免税业务8年经营权招标项目结果出炉,中免集团中标T2免税经营权,日上中国中标T3免税经营权,击败在上一轮领先的珠海市免税企业集团(下称珠海免税)。

伴随着T2和T3免税业务交付时间临近,中免集团加速整合日上批发和日上上海业务的步伐也在加快。2017年11月21日,中国国旅披露称,中免集团拟启动筹划与上海浦东和虹桥机场免税店目前的运营商日上上海的合作事宜。

参照中国国旅拿下首都机场免税店的操作,可以视为中国国旅正在准备拿下上海机场的免税店。据了解,日上免税行在上海浦东机场的运营合同将于2018年3月到期,有国信证券分析师指出,中免集团整合日上批发及日上上海业务渐行渐近,意在涉足北京、上海两大机场免税业务。

2016年,首都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分别运送旅客数量达到9400万和6600万人次,北京和上海机场的免税品销售额占中国整个免税品市场的80%以上。如果能够同时中标两个机场,一方面它的业务规模会迅速扩大,另外采购成本也会下降。

免税业务扩张,海棠湾免税城营收达47亿

除了首都机场的免税业务经营权,刚刚过去的2017年,中国国旅的免税业务版图扩张明显。去年3月,日上中国完成工商信息变更。变更后,中免集团持股比例为51%,日上免税行持股比例为49%,中免集团控股日上中国。4月,中免集团控股子公司中免-拉格代尔有限公司,获得了香港机场的烟酒产品经营牌照,该牌照涉及8个店面总计约3400平方米的经营面积,经营期限近7年。

随后,去年10月,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白云机场”)与中免集团签署了广州白云机场二号航站楼出境免税店经营合作协议,中免集团拿下白云机场免税业务。

除了北京、香港和广州以外,中免集团陆续中标南京、成都、乌鲁木齐、昆明以及青岛机场的进境免税店经营权。同时离岛免税政策逐渐放开之下,中免集团运营的海南海棠湾免税城成为重要的受益者,根据中国国旅的财报显示,2016年,海棠湾免税城接待了顾客451万人次,营收达到47.05亿元,同比增长10.72%,相当于每个顾客贡献了1043元(约合154美元)。

规模有助于提升毛利率

对于免税店而言,规模效应将直接影响其采购议价能力。例如,世界第一大免税集团Dufry,就是依托并购扩张获得规模效应,提高对上游品牌的议价能力,进而不断扩大自身的市场份额。2016年,Dufry免税业务毛利率超过70%,毛利率的提升主要来自其规模效应。

对于中国国旅来说,除了国内整合扩张外,海外扩张也是其成长的重要方式。中免集团已在柬埔寨展开首度海外扩张,截至目前已开设了3家免税店,分别位于吴哥、西哈努克港和金边。中免集团拿下北京、香港等机场的免税店运营权,加上其在海外的免税店运营经验,对中免集团未来在海外的竞标大有帮助。此外,挟巨大体量规模取得对全球奢侈品供应商的谈判优势,获得价格优势,而物流运输等环节产生的成本也将随规模效应的提升而下降,进而提升毛利率。

扩张难,在海外价格不占优势

在目前的中国免税品市场中,中免集团、珠免集团、深免集团、中侨免税以及日上免税是行业主要领导者。入境免税经营由于涉及运营牌照垄断,国内仅有6家经营免税业务的企业。在中免和日上联合后,中免行业“垄断”属性的优势更加明显,但是在海外市场,海外免税品的“垄断”和价格优势也就不再明显。

但是,入境免税只是牌照垄断,消费者还是可以选择在国内、机场口岸以及境外不同的地方购买任意商品。价格优势、品质保证和消费场景的便利程度才是影响消费者的核心要素。比如在国际上普遍实施的市内免税店已经成为免税业态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购物时间更充分、方式更便捷。无疑将分散免税品的消费场景,降低了中免在机场的优势。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王兴斌指出,“目前中国免税市场面临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我国免税店的产品主要以外国生产的为主,中国本土商品很少。而在海外,与本土的商店相比,中免集团在价格上并不占优势”。

除了中国国旅,其他旅游企业也在谋求免税业务的扩展和海外扩张,比如珠海免税已经和海航集团达成全面的战略合作,而海航2017年4月份已经通过香港的子公司宣布入股全球最大的免税品零售商Dufry,持股比例高达16.8%。

压力大,机场分走近半销售额

作为中国国旅旗下的核心业务,中免为中国国旅贡献了近一半的营收和绝大部分的利润。据中国国旅2016年年报显示,中国国旅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08亿元,而其中中免公司所贡献的净利润就高达17.3亿元,占中国国旅全年净利润的九成以上。

近年来,中国国旅在旅游服务业务方面增速乏力,与中青旅、众信旅游、凯撒旅游对比来看,国旅旅行社业务相对来说呈现出分散趋势,与在线旅游企业在渠道方面的竞争也不占优势。

随着出境游人数的增长,一二线城市机场的免税业务仍然很有市场前景。据国家旅游局预测,到2020年,出境游人次将会超过2亿人次,比2016年增长63.9%。相关数据也显示,2016年中国人在境外消费的奢侈品高达6300亿元,连同国内市场,中国人一共买走了全球46%的奢侈品。

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中国国旅免税业务在2015年和2016年的毛利率分别达到了43.77%和46.59%,相较于旅游服务业堪称暴利。但是,即使这样的毛利率还是不到首都机场提出的47.5%的提点率,在新一轮的合作中,北京机场的运营商将分享免税店运营商近一半的销售额,而此前的分成比例只有20%。专家指出,中免集团尽管中标经营T2和T3的免税业务,但能否承受得住这么高的提点水平,还需要进一步检验。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